您现在的位置: 天下网吧 >> 网吧天下 >> 网游资料库 >> 公测游戏 >> 正文

网游戏资料库-魔域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收集 时间:2007-6-27我来说两句
游戏名称:魔域
研发公司:天晴数码
运营公司:网龙(中国)
目前状态:公测
官方网站:点此进入

引:

  谜亚特大陆的中央,有一座石门,门上有锁,锁上有字,写着:"解开此锁者,将成四海之王。

  据说四海之王阿格里斯曾长久矗立门前,最终,他拔出剑,仰天高呼:"这就是钥匙,让整个世界在我剑下发抖吧!!!

  剑落锁断,门开,绝代英雄昂然走入石门,一去不返!

  从那时起,在这片大陆上开始流行一个谜语:"正午的阳光下,在狮子留下的鹰的影子里,即为众神之国。

  有人说,这也许仅仅是天神对人类的戏弄,但更多的人坚信,拥有他的人,必须是相信他的人。

  一、创始

  万神之父是最初者,乃无中之有 乱中之治,一瞬中之永恒,极暗中之明光。
  万神之父是最高者,其所想必现 所言必信,目之所及,世界创生,行之所止,万物齐歌....."
  ——《万物之书》第1章第3页
  据说,创世神、众神之父科洛诺斯创造了亚特兰迪斯大陆上的一切和它的管理者——众神.他是整个世界的根源。

  “科洛诺斯苏醒于是便有了白昼
  科洛诺斯沉睡于是便有了黑夜
  科洛诺斯愤怒于是便有了火焰
  科洛诺斯哭泣于是便有了海洋
  ......
  科洛诺斯乃初始之始 原因之因.......”
  ——《圣诗 创始》
  从一些古老经典的残卷中,我们还能依稀看到创始神当年创世的痕迹。


  “如水流向低处,
  实在不断流向空无….”

  ——《圣诗 有无》

  有得到便有失去,万神之父从“虚”中产生了世界,被提走的那部分“虚”便成为了“无”。如同饥饿渴求食肴,“无"贪婪地将这个世界牵引向毁灭,就是创始神也感到威胁。
  他将自身能量凝成“魔魂水晶”阻挡空无,让世界保持稳定。


  “是长生,是真母,让我们高呼盖亚之名。
  是崇光,是秩序,让我们高呼撒拉之名。
  是智慧,是神秘,让我们高呼欧斯之名。
  是混沌,是消逝,让我们高呼奈落之名。
  是伟力,是争战,让我们高呼寇德之名
  ...... ”
  ——《圣诗 诸天》
  万神之父最终创造诸神保护水晶,要求他们不得离开圣山。
  而自身沉沉睡去.......

  二 魔族

  “在各个种族的历史记载中,远古时期几乎毫无例外的指向无边黑暗,只有魔族例外,他们在火中诞生。”
  —— 人类历史学者 拉克利
  年复一年,时光如流水般消逝,万物众生在轮回中建立文明,苦守于神山希律斯的神族却渐渐感到了不安与躁动,尽管他们作为生命的最顶端,享受其他生命的供奉,但空有力量却无法使用的痛苦却让每个神族的欲望日渐扭曲。享乐之风逐渐盛行。
  不知从何时开始,便有神偷偷下山去世间寻欢作乐——魔族据说就是一次神人婚姻的产物——虽然混沌之神奈落总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但是其他神族还是一眼看出那种生物的血色瞳仁缘自何方。
  拥有神的血统和近于人类的繁殖能力,魔族迅速地在竞争中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尽管后世的学者们对创始神是否早已预见魔族产生争论不休,但正如大精灵学者徨菲所说:“从创始神让诸神管理世界的名义和力量却不给任何权力开始,这个失衡世界的悲剧便已成定局。”
  约北历前1000年,魔族的伟大君主斯卡鲁发动了第一次灭世战争。庞大的魔族军队从魔族首都巴尔索伦出发,穿越黑月峡谷,很快便占领了谷口的“斯卡鲁地”(今杰明省西芙河流域)并以此为根基,征讨四方。传说,魔族指挥曾经在此地拜见斯卡鲁,询问皇帝意欲征服何处,“所见之处。”正在用餐的皇帝只是淡淡一语,甚至没有抬头.......
  魔族忠实的履行了他们皇帝的命令,从那一年春天开始,大批的部队呈辐射状高歌猛进,指向四方,每到一地便继续辐射开去,如同在池塘中荡漾的波光。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约北历前950年,一队魔族率先回到魔都声明他们看到了“极北飘满白色石头的大海”(雪狼冰湖)”。
  第一次灭世战争因此结束。
  出发时的数百万魔族军队最终只有不到十万人归来,更多的魔族已经因为行军过于遥远而在50年后彻底没有音讯。这次战争并不惨烈却影响深远。一方面大部分的种族几乎不知道战争为何物,轻易便被集体屠杀或沦为奴隶,为魔族赢得了大批疆土(实际控制区域在开始时甚至超过了整个亚特大陆的一半);另一方面魔族无法返乡的部队几乎散布于亚特大陆的每个角落,和当地生物相互融合,衍生出各种各样的魔物部落来。


  三 黑暗

  “人类总是说,在最黑的暗夜过后,光明就要来到,但我认为这不过是文字游戏而已,因为你永远也无从得知,何时最为黑暗。”
  ——魔族大帝斯卡鲁

  对于魔族来说北历前1000年到前790年这段日子是彻头彻尾的辉煌,但对于其他占领区的种族来说,无疑是遭遇了一场百年的梦魇。混沌的后代们根本不在意其奴隶的存活,只是单纯的把他们看成工具而已,他们甚至剥夺人类睡觉和精灵冥想的权利,让他们在无穷的劳作中倒下,所幸的是魔族监工用餐的时段多且长,那些没有被相中的肉食们可以借机生活和休息,以维系其生命的存在。但是最吃苦耐劳的种族也不能容忍的是,魔族让奴隶工作不是为了建设,不是为了财富和物欲,甚至不是为了某种娱乐,只是单纯而机械执行让他们成为奴隶的命令而已。今天建成的宏伟宫殿可能明天就被下令拆掉,最卖力强壮的奴隶可能最早成为肉食,人鱼可能被命令去点火,而精灵可能被指使去伐木......而魔族似乎也没有灭绝他们的打算,他们鼓励每个种族生育。这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行为暴露的正是魔族的混沌本性——越是底层的魔族行为越混沌,越是伟大的魔族反而越象人类。
  百年间,各族的反抗此起彼伏,不过反抗和屠杀如影随形,实力之悬殊让奴隶们看不到任何希望。不知是因为特别愚蠢还是特别聪明,人类忍受了奴役和折磨,竟然从未大规模反抗过......这种忍耐的直接后果就是人类的数量不断增加(因为各地都没有被大规模屠灭)。成为亚特大陆上如老鼠一般常见的动物。

  人类的后代不断歌颂他们祖先的忍辱负重,认为他们未卜先知甘愿牺牲。而精灵学者长期分析的结果是:“人类寿命最短,往往还没有来得及形成反抗精神就死去了。反是那些长命或早熟的种族无法容忍无穷的折磨。”这个论调让人类和精灵后来相互仇视了数年之久。

  北历前790年,如太阳的光芒刺破黑暗,先驱者赫尔基里诞生于亚特大陆东部阿诺萨城的奴隶营中,据说他在曾在迁徙中拣到了一本通用语的圣诗(大部分圣诗都用只有祭祀懂得的圣言写成,通用语版本十分罕见)这极大的影响了他的信仰并促成了他的成熟。最终,他逃出了奴隶营。
  “诸神保佑,我甚至不敢相信我已经脱逃。背后依稀传来火光和惨呼声,我知道我所在的奴隶营已遭遇报复,我能想象朋友们临死前对我的诅咒....愿我不幸的母亲能原谅我,她已经老了.......
  我拖着颤抖的双腿,踉踉跄跄地迎向无边黑暗。魔族卫兵的鲜血正我的手上逐渐凝结,原来魔族也会被杀死,这个事实令人鼓舞。黑夜的清风吹拂我的脸庞,仿佛自由之神的呼吸,总有一天,魔族鲜血将变成人类光明的自由。而我,赫尔基里,就是转化者……”
  幸运的是,魔族并没有追捕一个微不足道的奴隶,只是愉快地杀光了他的家族。从此他东奔西走、昼伏夜出,将圣诗的信念和知识在人类部落间悄然传播。“众生平等,神佑人类”的论调无疑比单纯的煽动复仇更具有吸引力。各种圣书的手抄本在暗中传阅,赫尔基里的言语在部落间口耳相传,很快仇恨和反抗精神在人类的心中熊熊燃烧起来。赫尔基里的信徒越来越多。

四 黎明

  “黎明时的朝霞,是否真的是血染成?”
  ——亚特愚者卢法塔

  北历前759年盛夏的一个夜晚,在赫尔基里的领导下,约170个部落的30万人类在5个大陆的主要城市同时爆发了起义(原计划是1000个部落以上,在恶劣的条件和魔族的监视下,他的动员能力实在有限,这不能不说是人类的幸运),压抑已久的人们怒吼着聚集起来,成为棕色的洪流。
  当他们刚刚遭遇魔族的巡逻队时,所有的人都迟疑了一下,随后便发出震天动地的狂呼“真神!撕碎他们!”人群很快吞没了魔族队伍,让那里成为怒流中一个个血色漩涡,每当一个尸首不全的人类被打飞出来,便有更多的人填入其中。漩涡挣扎了数分钟便平息了,地上躺下的每个魔族身边都有数十具人类尸体。但他们毕竟已经倒下。残缺的尸首对着天空,仿佛还没有从惊讶中清醒过来。
  这是人类的初次胜利。
  但是美好并没有持续多久,兴奋的人群在杀死城市中的所有魔族之后失去了目标,即使是赫尔基里亲自领导的阿克萨城起义也演化成了暴乱。没有人封锁消息,没有人组织队伍,没有人抢夺武器。每个饥饿的起义者都在争夺金钱与食物。圣诗的信仰在人们原始的本能面前显得如此无力。赫尔基里愤怒的呼号在混乱中只能传到不远的地方。
  “我茫然地看着四周,仿佛看到被众神遗弃的地狱,我许诺给大家带来光明,眼中却是如此黑暗,我空白的大脑仿佛被火焰烘烤,我嘶哑的嗓子再也叫不出一点声音。
  我不明白,
  为什么我们渴求秩序的撒拉,却总被奈落眷顾。
  为什么我们书上说神佑人类,人却总被寇德玩弄
  有人来抢我的长袍;让他们把丝绸拿走吧——即使裸身我也要去问问众神,这一切究竟是为何?”

  起义者的胜利只持续了一夜,当晨雾散去,渐渐现出的是四周魔族雪亮的刀枪……赫尔基里仓促组织的队伍没有顶住魔族步兵的一次冲锋便开始了溃散,而胜利者在这个城市的狂欢最终持续了10天之久,他们杀得很慢,对,很慢……

  人类史称这次起义为“滴血黎明”。尽管在军事上它如此失败,但学者们仍然将它美化成了一次真正大无畏的牺牲。关于这次起义的英勇传说在人类间不断流传,进一步激励了人类的觉醒。或许赫尔基里不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但总会有优秀的领导者诞生。

  五 旅途

  “有时,为了信仰,你必须违背你的信仰。”
  ——转化者 赫尔基里

  赫尔基里没有死,甚至没有受伤,从阿克萨城的士兵一溃败,他就被身边最忠诚的信徒拖离了战场。并在无数人的自我牺牲后逃了出来。在接下来数年流逃亡岁月里,赫尔基里没有说话,只是坚定地向着神山逃亡,穿过刀伤平原,离开魔族占领区,翻越龙脊山脉,横渡溺水者之海......身边的追随者越来越少,有些半路潜逃,有些被怪物拖走,有些自告奋勇去探路就再也没有回来,这些丝毫也没有动摇赫尔基里去神山的信念。终于,他们来到了神山,蓦现眼前的却是千丈绝壁,无处攀援。
  众人看着赫尔基里,只见他拿出身边破旧不堪的圣诗,对着神山高声颂唱:

  “吾乃净化者,是为驱离所有阴影之明光。
  吾乃解结者,是为无法缠持之松绳。
  吾乃流放者,是为吹熄最後烛火之恶意。
  吾乃狂想者,是为吞噬肉体之激情。
  吾乃给养者,是为使饥饿者复苏之食肴
  ......”
  (圣诗 信者祷文)
  高唱之时,绝壁上竟有圣歌相和,一部天梯垂下。赫尔基里从容顺梯而上,信徒齐声欢呼欲紧紧跟随,但却发现天梯在他们手中如同虚无......赫尔基里最后也没有回头,只留下身后虔诚者绝望的呼号和眼神。

  六 神山

  “每个生物都把自己的神想象得无比美好,而我却终于发现,圣地中的污秽,同样是污秽。”
  ——转化者 赫尔基里
  在希律斯,赫尔基里如愿见到了他日夜祈祷的众神,可是几乎让他精神崩溃的是,诸神不但对他的指责置若罔闻,而且仅仅把他当成宠物般玩弄。“既然众生平等,我们为什么还要护佑人类呢?主神沉睡万年,谁又来保佑我们?”撒拉在他的千般呼唤下冷冷回答。众神随即哄堂大笑,各自散去。

  此时,将近300岁的魔族大帝斯卡鲁已是风烛残年,他已经对大陆的统治感到厌倦,但生的渴望仍然紧紧的攫住了他的心,当他听说那个人类的煽动者竟然延天梯进入神山时。他意识到了众神的存在。随即便调集大军包围了神山,呼唤神赐予他永生。如果未能得到,就掘地而入,与神俱灭也再所不惜。

  众神盛怒了,齐聚科洛诺斯神殿商议如何轻松而彻底地给魔族一点教训,在赫尔基里的苦苦哀求下,神决定赐给人类一些力量。因为如此不仅可以让魔族遭殃,他们也可以在隔岸观火中得到不少乐趣。但是为了不让人类变成第二个魔族,他们限制每个人类只能享受一位神的恩赐。最后,欧斯恶作剧般地给魔族一条神喻,声明在亚特大陆最后一个人类身上,将有魔族永生不死的秘密。

  如神所料,魔族的大军立刻开始转攻人类,而各地人类也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神奇变化,奋起反抗,整个大陆陷入一片混乱和战争之中。众神创世以来从未如此兴奋过。当他们想回过头来给赫尔基里一点奖赏时,却发现这位先驱者已经饿死在光秃秃的希律斯神山上,死前,他甚至吃掉了那本圣诗封面的羊皮.....


七 英雄们

  “我们出生在一个错误的年代,所以,我们成了英雄。”
  ——四方雄主 阿格里斯
  镇压与反抗持续千年,不论怎样的疯狂与沉重都将在历史中化为轻轻一笔,多少次雄歌响起,战火重燃;多少次风起云涌,群星毕现,多少次舍命奋战,浴血荒原,多少次岌岌可危,异军突起.......打不败的魔族,杀不完的人类,斯卡鲁的野心早已随着他的死去化为尘土,众神也早已不再关心曾给予人类的恩赐。但战争既然开始,原因如何便不再重要,你死我活才是最终的结局。
  阿格里斯便出现在这样一个业火焚城的年代,人们不记得他何时出现,不记得他何时拥有了自己的军团,也不记得何时他赢得了第一场战争,但不断的胜利最终让人们记住了他的名字。
  在人类还不断失败的日子,他的军团成为希望之星活跃在战场上。
  阿格里斯教导人们不要轻易对抗魔族,“要想成为勇者,首先就要有成为懦夫的勇气。”
  他鼓励新兵猎杀弱小而分散的魔物,等到发现他们的潜质,再渐渐培养出合格的战士或法师“不要因为魔物未曾威胁你而怜悯,也不要因为魔物威胁了你而冲动。”他设计了能发挥各个职业战斗力的阵形并严格地训练士兵,“记住一旦阵形结好,擅自前进将踏入地狱,退后一步也是。”
  阿格里斯的军团虽然勇猛善战,但毕竟只是一个军团而已,除了大智者徨菲的领导的精灵军团偶尔能给他一些侧应,基本就是一只孤军。所以不论他们如何努力,杀伤多少敌人,也每每不免在敌人的大军合围之下仓惶撤退。并常常在侧翼遭到魔族刺脊冲锋兽的猛烈突击,造成惨痛伤亡。而其他地区的人类反抗军多是各自为战,保乡卫土,既不救援,也不配合。长此以往,连秃鹫都总是徘徊在部队之上,知道只要跟着就随时都有肉吃。
  王深深知道这样下去不免落败,而失败的根本原因还在于缺乏团结与统筹,于是在徨菲的建议之下,阿格里斯自称“七海四方之王”,提出了“吾辈统一,世界一统”的口号。不再针对魔族,转而为谋求人类联合而努力。
  他将部队分成若干部分游走于各个人类聚集点和义军之间,说服他们归附。当时,正是人类败仗连连,朝不保夕的时刻,恐惧和绝望令人们把“四方之王”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阿格里斯的使者受到了狂热的追随,以致于有使者被狂热的民众踩死的事件发生。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魔族驻军似乎毫无不闻不问、毫无动作。其实一切早被魔族统帅“雷眼”贝伦看在眼里,他一边上书魔君巴德拉克二世,力陈这次机会是将杀之不绝的人类主力一举屠灭的最好机会;一边命令手下放出风去,说:“阿格里斯是魔族最大克星。”帮助人类更快集结。(集结越快,形式越混乱,杀得越干净)而这个时候,魔族的主力早已准备完毕,魔族最精锐的斥候时刻隐身在阿格里斯大帐的顶棚之上,只等狂热的人类集合完毕便大肆冲杀。
  数百万队伍很快便从四面八方集结在风舞原的鹰狮旗下,后面跟着数不清的老弱妇孺,快得连“四方王”和贤者徨菲都感到措手不及。他们甚至没有准备好给养和营帐。只能让部队散开取食。最先离开的部队在外面发现的不是食物,而是魔族蓄势待发的冲锋兽......
  阿格里斯迅速率领大军向北撤退,而此时贝伦却陷入了困境之中,权臣亚安在魔都发生宫廷政变,巴德拉克二世被困皇宫,密令贝伦火速回军勤王。“雷眼”贝伦犹豫再三,终于在荣耀与忠诚中选择了前者。他回书巴德拉克二世:“我忠诚于您,但更忠诚于我的种族。我将结束千年战争,您将与我共享荣光。”魔族在贝伦的指挥下迅速完成合围,将人类牢牢包围在风舞原上。
  这是人类的绝望之旅......如果没有众神,今后的历史将由魔族写成。
  正当贝伦即将发动总攻一举扼杀人类时,静观其变的诸神行动了,他们运用神力在北方隆起一座巨大山脉。北边的魔族军队还没来得及哀嚎便被覆盖在大地的狂怒中。阿格里斯迅速带领军队穿过庇护山希望峡谷,他们终于得到了安全......
  算无遗策的贝伦最终杀死了几乎一半的义军,把这次大集合变成了人类真正的血肉之旅,但他没想到神会帮人类离开,而他已经来不及后悔——这位功勋卓著的魔族最高统帅一回到巴尔索伦便被新王亚安一世以石刑处死,分尸二十五块,传首四方。

  阿格里斯和他的子民们进入庇护山,在哪里他们感激众神的恩赐,并牢牢守住希望谷口,建立了人类王国,那一年,便是北历元年。


  八 幻灭

 

  “汝等要将世界变为虚妄,吾便先将汝等变为虚妄”
  ——科洛诺斯诅咒。

  被庇护山隔开的魔族和人类在希望峡谷两端对峙,彼此都明白无法突破对方。这场对峙带来了亚特大陆难得的和平。人类在庇护山后安居乐业,发展艺术与文明,而魔族则专著于内部统治的巩固和对其他的种族的征服。
  然而,此时神山却并不安宁,从北历113年开始,一种奇特的谣言正缓慢在大陆上传播,虽然流言从何而来已经无据可考,但在传播中却显得越来越真实。它宣称,“吸收了魔魂水晶力量的神将获得和创始神一样的力量。”这样的流言并非没有依据,创世神的力量确是封印在魔魂水晶之中。
  流言在大陆上蔓延,终于也溜进了众神的耳朵。在为此举行的神山聚会中,众神公开讨论了这个流言的来历和可笑。但是不久后的一天,智慧神欧斯在想要偷偷溜进科洛诺斯神殿研究魔魂水晶时,却发现盖亚也正在围绕魔魂水晶喃喃自语——事实上,众神并没有摆脱力量的诱惑,试试总是好的.......
  众神因为贪婪互相怀疑,当怀疑在大家心中都明了时,就变成了争执,当争执变得没有用途,就开始了战斗......诸神的力量和单纯给他们带来荣耀,也带来了幼稚,他们甚至刚愎自用到相信自己的胜利能给大家带来好处。
  欧斯渴求无尽神秘,
  撒拉愿世界秩序井然,
  盖亚希望世界草长鹰飞,
  奈落推动混沌死亡,
  寇德高呼战争热血
  ......
  众神们都只对自己的目标神往不已,单纯的渴望最终化为执迷萦绕心间,但现实世界中的情况无法让任何一位满足,此时,还有什么比自己创造世界更好的事情呢?还有什么比得到创始神的力量更重要呢?
  正如撒拉所言,人类有问题祈求神,神有问题又路在何方?
  没有人知道战争发生的具体时刻,没有人亲眼见到这次众神之乱的景象,只有希律斯之上的滚滚雷云,闪闪火光依稀诉说着什么,映在每个生灵惊恐的眼中。人类纷纷跪下祈祷,愿灾难不要降临自己身上。
  而最终发生的,也是标志一切结束的,便是魔魂水晶的爆炸......
  诸神在爆炸中消逝了,虽然人们说神不会死亡,但的确没有人再听说过神迹的出现;水晶的碎片如雨般飞出,巨大的能量紧接着覆盖整个希律斯山地,带来的冲击撼动亚特四方;约一成的生物在这次爆炸中死亡,远在极北的的雪狼在都在能量的冲击下暴躁不已;地下的鬼魂和妖灵一齐苏醒狂呼,直至今日还有部分无法安眠。
  水晶的作用便是压制空无,失去了水晶的压制,无之力量在神山废墟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世界在它的引力下扭曲,不断有物质进入泯灭,如果不阻止它,用不了一年,世界便将重新归于虚无。
  众神之父被惊醒了,他吃惊的发现他创造的世界在走向衰微。而失去了魔魂水晶,他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再创造一个水晶或新世界。失望的神再也不能容忍毁灭与无限的孤寂,他毅然投入空无之中,用自身的实在换取虚无的平衡。
  是的,这个世界上可以没有神,但不能没有故事。
  神终将远去,而世界长存。


  九、圣战魔魂

  “神是一回事,而信仰是另一回事。我的欲望则总是头等大事”
  ——我心中的魔魂
  水晶爆炸后的大陆充满了魔物与动荡。但水晶的碎片——魔魂宝石却帮助了人们,虽然只是碎片,但科洛诺斯不朽的灵魂和力量仍然寄附其上,让每个拥有者有逆转局面的机会。当然,宝石并不多见,地表的早已被人取走,剩下的不是被可怕的怪物拥有,便是深埋与地下的矿藏之中。
  与水晶一起出现的是幻兽。传闻中他们是被诅咒的众神。在爆炸中,他们失去了神的能力,并受到科洛诺斯的诅咒,为了从这样的境地中解脱出来,他们化为幻兽保护着魔魂宝石,期待有一天它能够重新复原成魔魂水晶。现在他们和大陆上最平凡的生命一样会死亡,可是背负诅咒的灵魂只能在蛋与兽之间循环不息。幻兽乐于帮助人类,这不仅因为人类曾是被他们选择的造物,更是因为他们认为人类是能最终解除他们诅咒的钥匙。
  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失去了所有神的人类却依旧为宗教而狂热,仿佛他们崇拜的不是神——而是崇拜本身。他们依旧祈祷,依旧礼拜,士兵们依旧充满圣战的热望。
  而毫无信仰的的魔族更是不受影响地充实的生活。杀戮与被杀,奴役与被奴役,仿佛本身就是作为魔族生命的目而存在,魔鬼之魂从不空虚,永不停息......




关注天下网吧微信,了解最新网吧资讯:


本文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声明
本文来源地址:
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评论及图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文章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处理,感谢您对本站的支持!联系邮箱:support@txwb.com.,本站所有有注明来源为天下网吧或天下网吧论坛的原创作品,各位转载时请注明来源链接!
天下网吧 网吧天下